暖心3981@小熤

泰尼一生推。楠條繪希一生推。くっすん我愛妳。---繪畫練習中

哪一套衣服我很好奇......

深雪梦东风:

最后海未还是说了实话……


原图lpzwei

Tumblr原图戳这里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畢業發表演唱會

さやみるきー 梗 ①擦身而過②賭氣③不得不說④我看得出來你在苦笑

噯!這個隨機的梗怎麼如此現實

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樂乎PO文,就獻給迷路彩了

追隨NMB48快一年了,當初是因為藝人的迷路彩入坑的,也一直很喜歡迷路彩

雖然知道不可能會一直待在48G的,但沒想到會是現在離開...


本來是想用上帝視角的,但是寫出來不曉得為什麼成了美優紀視角。

- - - - - - - - -     我     是     分     隔     線     - - - - - - - - -


「さや...」唉呀~真糟糕,又被無視了吶。。。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好像是從隊長大人在LINE上發過來那截圖,而我回復了「嘛...就是這樣......」之後,每次相遇的時候總能感覺到她突然轉移的目光,卻又在擦身而過的時候感覺到被注視著的感覺,只是當我回頭的時候那目光卻又消失了。


真是的!非常明顯的感受到隊長大人就是在賭氣哪~

雖然被無視有點難受,但是不得不說賭氣的隊長大人真是超、級、可、愛!^^

只是一直被無視果然很難受呢!所以還是好好談一談吧!跟彩醬~❤






「所以....さやかちゃん是在生氣嗎?」

「......」

「果然是在生氣的吧?對不....」

「不...不是生氣......」突然的打斷,我都以為さやかちゃん不想跟我說話了。

「那是為什麼......」

「可能......也是有點生氣的吧!明明知道一直都待在NMB48是不可能的,告訴著自己這對美優紀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應該要祝福的,應該要微笑的面對的,不要在這種時候還讓美優紀你擔心........,但是、果然還是很寂寞啊!從最初期就一直在一起,以為會一直在一起的人突然說了『我要先走一步了』這種話,從來沒想像過啊!之前就算是不同隊伍,但是因為知道美優紀你一定會在那裡,所以有了強大的力量,所以有了不害怕的勇氣,但是以後卻要不在了嗎......?」


啊...真糟糕,這麼直率的說出來,會讓我好不容易鼓起的離開的勇氣消失的啊.......

但是......沒想到さやかちゃん是這樣想的呢!好開心~


さやかちゃん低著頭,看得出來她非常隱忍,雙手握拳因為太過用力而不停顫抖,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她。

明顯地感覺到她瞬間的僵硬,但是自己並沒有被推開。


「恩...原來さやかちゃん是這樣想的,我很開心呢!但是我還是會在的唷!老實說,看著さやかちゃん走在前頭,不甘心也有,佩服也有,但是更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走在你的身邊,如果繼續待在48G是不夠的,還是只能遠遠的看著你的背影,雖然能成為さやかちゃん的支撐很開心,但是我果然還是想和さやかちゃん一起,看一樣的風景啊!所以請原諒我這一次的任性,我想換一條跑道試試,絕對會爬上和さやかちゃん一樣的高度!雖然不再同一個組合裡,但是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所以さやかちゃん你也要努力,我也會努力追上你的。」


「...嗯。」










さやかちゃん,和我是同年、身高也差不多血型也是一样,雖然我到最後都没有變成朋友那樣的關係,但是,是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最讓我最感受到命運的人。     ---- 渡邊美優紀


因为迷路姬在旁邊,因为旁邊是迷路姬,才有山本彩風格的我。像是孩童一般的說話方式,但是肩並肩的时候就是無敵,心里某處也讓自己有了自信。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樣的關係。是無法命名的位置,真的真的是特别的存在。   ---- 山本彩


--------------------------------------------------------------------------

寫在最後:

結果第四點好像沒用到......XD

除了對話之外,很想要寫一些修飾的,可是我好不會描寫......(((扶額

μ´s final live

是今天啊!
我是在去年的4月接觸到lovelive的
最先接觸的是動畫,一開始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只是彈幕上常常有人提到小姊姊們的名字
好奇之下去查詢才知道了九位聲優的名字
然後就開始漫長的補檔之路
RG、えみつんFC、果鳥海到後來的果鳥姬、初次live、新年live、3rd、4th、5th
雖然到現在其實還沒補完
從來沒有去過任何一場μ´s的活動
就算上次是在台北的FMT我也沒辦法去
最後的Final live也無法到達,更別說轉播了(一樣不能去(哭))
無法陪她們一起開始,也不能見證她們的結束
老實說,內心是有些可惜的

以後我大概就會當一個專職楠推
因為μ´s認識了很多人,對我而言也是奇蹟
一直都覺得這樣的粉絲圈很神奇
因為喜歡、支持者同一個人(團體)
雖然不認識的人可以迅速熟悉
完全擴大了我的朋友圈,真的是奇蹟
我的朋友很少的(笑)

之後還是會繼續應援的
えみつん、うっちー、みもりん、シカコ、pile、ripi、なんちゃん、くっすん、そら

ありがとう。

ラブライブ!Final Live 场刊访谈翻译-楠田亚衣奈

可可树蹭蹭新生活:

在东蛋进行一场被大家的爱所包围Live

1.完全未知的东蛋live
 最初仅仅只有一张单曲的『Love Live』居然要在东蛋举行Live!!完全无法想象到时会变成什么样的Live(笑)。会站上东京巨蛋举行live是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而且我有去过东京巨蛋哦,真的是很大的呢!所以听到要在东蛋举行live的时候,完全以为这是整人游戏。我想到live当日为止应该都没什么实感(笑)。非要说的话,剧场版中被光芒包围唱着『僕たちはひとつの光』的μ's看上去真得很开心,所以也想要举行这样的live♪想要举行充满欢笑的live。

2.让人泪流满面的『Sunny Day Song』
 『Angelic Angel』最后以μ's的剪影为背景的那一束光真的超级帅气的。而且歌本身也很帅气,所以想把舞也跳出帅气的感觉。反而是『?⬅️HEARTBEAT』这首歌,想要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唱这首歌呢。现在还不知道舞台上会怎样表演,但是希望可以坐着电梯唱这首歌(笑)。好期待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歌也能表现出歌曲的精髓呢!『Sunny Day Song』的动作大家都可以一起跳,演出的时候和ller能一起跳就好了。每次看剧场版这首歌的部分,我都会哭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只是看着画面中闪闪发光的她们就觉得很开心,回过神来已经泪流不止。并不是感动或者悲伤,应该是一种无法明状的感情,就和『Snow Halation』一样。

3.把不甘心化为动力的歌曲
 第一张单曲的录音对于我来说是作为声优的第一份工作,现在仍然能清晰记得当时的场景。那时候关于歌曲的表现上接受了很多严格的说教,但是对于这第一份工作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很茫然。工作不断增加后,才开始觉得很不甘心,而这份不甘心转化成了想要更加努力的决心。所以现在的话很感谢当时的那些说教!如果按照收录的顺序重听那些歌的话,应该会感觉当时的我拼劲全力想要唱好。以不甘心作为动力,战胜每一个课题。当然如果看动画的话也一定能感觉到吧!但是在我心里最能感受到这种不断克服各种课题的是歌曲。包括渐渐能作为希来唱歌这件事也是,总是能强烈感觉到我在和希一起成长。另外我对于和神田明神合作这件事也印象深刻。有了希的护身符,而且还和神田祭也一起合作了。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还拜托神田明神发放希的贴纸,得到了很多神田明神的帮助。神田明神对希来说是最具牵绊的地方,现在对我来说也是最亲近的地方。新年、动画化决定的时候、live前,我都会去参拜一下。

4.大家的笑容是我一生的宝物
 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次在坐满观众的横滨BLITZ的live。那时候包括舞蹈我们都还在摸索中。一定是因为当时大家的热情,才能让我们跳着和PV一样的舞并走到现在。那时候还是动画第一季之前,并不是像现在这样有那么多人知道我们,所以很担心会不会真的有人来看。但是大幕拉开的时候却想起了热烈的呼声。那也是我第一次参加的live,第一次发现从舞台上看到的荧光棒是那么漂亮。那时候观众席的荧光棒和带着笑容的观众,是我一生的宝物。有从这个企划最初的第一张单曲就开始支持我们的人,也有因为TV动画或者其他各种原因而喜欢上我们的人。我们能够走到今天,是大家不断积累的爱的最好证明。所以要在充满了大家对于Lovelive和μ's的爱的东京巨蛋举办一场最精彩的Live

-------------------------------------------------------

午休中直接用手机翻的,如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见谅。

原稿用的是围脖@EMITSUN的三角龙 的图。

其他八个人有空再翻好了,滚去上班。

ラブライブ!Final Live 场刊访谈翻译-南条爱乃

可可树蹭蹭新生活:

作为演员冷静的我和不带伪装的我的感情在心中满溢




1.正因为举行live之前才想到的事


  “终于被冠以【Final】的live就要举行了呢~!!”这么想着,真是感慨万千。我当然是要全力以赴的,但是要怎样才能让LLer尽情享受作为Love Live这部作品的μ's的演出呢,这是我最近live时候的个人课题。的确这样的心情这次也没有改变,但是这是作为μ's的live活动以及将近6年演绎的绚濑绘里告一段落的live,作为演员冷静的我和不带伪装的我的感情在心中满溢。居然会迎来这样心情的一天...总之想让ller都能开心得参加live,把我们的身影映刻在心中。




2.无法忘怀的【μ's First Lovelive!】


  2012年2月在横滨BLITZ举行的【μ's First Lovelive!】的景象恍如昨日。当时还只是在电击G's连载以及发售CD,即使我在推特上说【Love Live】很有趣哦,也没有什么人回应。一直担心live真的会成功吗。但是开场后随着live的开始,亲身体会到了在场的各位的热情和整体感、深深感到这部作品一定会受到更多人瞩目。然后,说起μ's一定不会忘怀的是拼命练习跳舞的回忆。还清晰记得当时被【μ's First Lovelive!】开始所有歌曲都有完整的动作而惊讶。当时的我作为一个没有接触过跳舞的人,“2 step是什么?””做不来box舞步!!“,和大家一起跳舞的时候很不安。如果当时的我看到现在的我的话会不会很惊讶呢(笑)




3.【μ's 3rd Anniversay Lovelive!】是我的转折点


  2013年1月进行的【μ's New Year Lovelive!】我因为日程上安排不能参加。因此【μ's 3rd Anniversay Lovelive!】我必须记住新的舞步以及之前大家已记住的舞步,抱着“赶得上Live吗”这样焦虑的心情和“live现场能做的好吗”这样担心的心情一直紧张到最后。live顺利结束的时候,因为成就感、安心感以及大家的应援等等而带来的感动,不经意就在台上哭了出来。最后,9个人都大哭了呢!从这场live开始,不去在意舞是不是跳得好,歌是不是唱得好,而是更加在意是否让饭能够更加在传递Love Live作品精髓的Live上乐在其中。




4.对于第一次在live上唱得歌感到紧张!!


  这次是集大成的精华live,也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大家现场表演剧场版中的歌曲?因此有一种至今所没有的紧张感。【Angelic Angel】是绘里center的歌,录音的时候都尽量不要太过用力。因为我是一全情投入就会发挥不好的类型(笑)。现在真的很期待穿着绘里的服装登上舞台。实际上这套绘里的衣服细微之处都还原的很到位,质量超高的!!LLer肯定也会非常开心地觉得“啊!就是本人啊!”想着一定要努力跳呢!为了这套衣服!




5.真是开心能遇到作为一生的纪念的作品


  前几天因为有我想要的塑料小人就去了游戏机房,旁边的机器是【Love Live!】的商品,店里放的是μ's的歌,店员也带着【Love Live!】的徽章。现实中,街上居然能够看到μ's,惊讶到感觉现在都无法相信。这是【μ's First Lovelive!】的时候所无法想象的未来——我个人来说真希望什么时候能再遇上成为大人的那九个人。在我心中【Love Live!】是会留在我心中一辈子的作品,死的时候一定能像走马灯一样重放。像是“唱了好多啊!”“跳了好多啊!”(笑)。能和这样的作品相遇真的太幸福了!!




----------------------------------------------------------------------------


被南酱分分钟虐哭......

【绘希】错觉的十字路口

嗷嗷~很喜歡呢!因為害怕而逃避,看到最後才發現被虐的是繪里,本來還以為繪里發生什麼事失去記憶了......

暗夜雨至·TFR:

    和歌无关,纯属偷懒。


———————————————————————————————


     希要搬家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绘里还在忙着似乎看不到尽头的审稿工作,妮可不耐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是在北海道冻傻了么,回到东京跟不上节奏了?让你去帮忙搬家。”“啊,不是,不过,妮可你呢?”“妮可当然是要享受难得的假日了啊nico ~”“说白了就是想偷懒啊......”“哈, 好意思讲!这两年可都是妮可我替那家伙忙前忙后的,怎么说都该换班了啊换班!挚友也是需要轮休的!更何况,你可是希心里排第一的挚友,嘛虽然现在应该在妮可之后了,不过也不用气馁啊,现在就是给你机会把排名升回去啊。”“......那还真是谢谢了。”


    跟妮可胡扯了几句,合上电话,对着工作也没有什么心情了。绘里想着那个紫发的友人,不自觉的就弯起了嘴角。从大学毕业之后,真的是很久没有见过了。应聘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分到了北海道,远离了东京和所有的朋友,可能还真的就像妮可说的,被冻傻了吧。


居然会梦到那种事情。


绘里整个人缩进椅子里,双手捂住脸。


希......




“啊↗↘ 咱不行了,咱要休息一下。”希趴在沙发上抱着靠枕,死活不抬头,表示自己绝对不起来的决心。绘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地上大半还散乱着纸箱,摇了摇头,“希,你平均干五分钟的事就要歇十分钟,这样下去,你今天晚上是打算睡在沙发上么?”“呜哇,绘里里欺负人QAQ”希翻了个身,紧紧抱着靠枕,眼泪汪汪的看着绘里,“一回来就欺负咱。”


“我哪里欺负你了啊。”


“明明一直都在欺负我。”


从恍神中清醒过来,看到希坐了起来,略带点担忧的看着她。绘里眨了眨眼,试图看的更清楚一点。原来是幻觉啊。朝着希抱歉的笑笑,自然的俯身靠过去,想说点什么,目光却不知为何停在了唇边。


想亲上去。


“嗷,”绘里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清醒过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罪魁祸首反而大方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乖哦~”“希你干嘛弹我脑门。”“谁叫绘里里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走神了两次啊。咱只是让你更清醒一点。不然万一整理东西的时候一时失手要怎么办哦。”“嗨嗨,我知道我比你的东西廉价。”“呃,绘里里你什么时候学会反讽了。呜,居然学坏了,咱真是好伤心啊~”“不要用这种家门不幸的语气,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喜欢玩占卜的神棍长辈。”“噫,咱的占卜明明那么准的,才不是神棍咧!高中的时候占卜你三年没有恋人,结果是真的吧!”“你那时候还说一个月内会有不好的事呢,怎么就没成真呢?”“你这个人你这个人,怎么就记着不好的地方了呢。大学的时候......”


“怎么了?”一来一回惹得绘里兴致起了,希的突然卡壳,反而有点奇怪,“大学的时候怎么了?恩,大学有替我占卜过吗?我不记得了。”大学那些日子都变成了模糊的影子,虽然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却也没有那么清晰了。希的神色忽然变得怀念起来,绘里心里一突,她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吗?希正色的看向绘里,严肃的说:“咱也不记得了。”“......希!”感觉自己被耍了。“嘛嘛,别生气吗,咱就是那么一卡壳,想说什么都忘记了,只好装装严肃混过这个话题。”“你啊。 ”


绘里突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接下来是什么呢?


啊,对。然后自己就会顺势抱上去,希靠在自己怀里,两个人可以不说话待上一个下午。


“啪。”清脆的响指声,拉回了绘里的注意力。希仔细的看了看绘里的脸色,摸了摸她的额头,“真的,没事吗?你今天已经走神很多次了。是不是因为刚回来还没调整好?说过很多次的吧,绘里里啊,就是喜欢勉强自己呢。”“没事。”露出了笑容,有些事情,只要自己知道就好。


毕竟,突然之间多了另一个自己的记忆这种事,谁都不会相信的吧。




总算是帮希收拾好了大半,婉拒了一起吃饭的邀请,绘里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太阳已经一半都在地平线下,有些路灯也早早的就开始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开始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静静的走在路上,没有打扰的。记得也是这样很普通的一天,脑海里突然多了另一份记忆,和自己的生活有着关键的不一样的地方的记忆。


她和希是恋人。


从大学开始,直到步入社会。


慢慢的学会相互容忍,相互适应,相互扶持。


看得多了,想的多了,就会开始迷惑,为什么这里的自己没有和希在一起呢?会喜欢上,才是应该的吧。因为那个是希啊,没有人会不喜欢的吧。可是,她们也确实只是挚友,还是两年没见的挚友。记忆中的那份感情,和自己的想法,已经快要弄不清楚了。甚至,连现实和记忆都快要分不清了。


今天和希待在一起那么久,才明白,已经无所谓分不分得清了。


如同彻底的陷入了封闭的怪圈,她出不来了。






“我说啊,难得妮可抽时间陪你出来,你就这么一副死样子给我看?”嫌弃的看着希的颓废脸,妮可不满的抱怨。“没办法嘛,昨天一不小心就通宵了。恩,下次一定注意。”希正色的说着。“呵,相信你才有鬼。”妮可撇嘴,“我说,你真打算跟你的电脑相亲相爱,贯彻不婚不爱主义到底了?”希眨了眨眼,“不好吗?反正交往了还要分手,结婚了还要离婚,还是咱的电脑好啊~”“为什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就特别想打人呢,虽然是这个理,但是怎么看都是歪理吧。”“没关系,没关系,歪理也是理嘛。”


妮可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希,直到看到她不自在为止。“妮可亲,你还真是......”希叹了口气,作投降状,“咱也不是没试过啊。你也知道,大学开始,咱也交往过不少人。男生有,女生有,但是,真的没办法。咱啊,没有爱人的能力。”妮可皱着眉灌了半杯可乐。眼前这个家伙幼年时的经历,不是光是让她更加早熟而已。在亲情和友情上面一次次努力,一次次失望,一次次付出,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自己和别人之间立下高墙。不是绘里,不是缪斯,现在的东条希,可能连友情都没有。


而爱情?她根本就不懂。心里放上了一架天平,对自己好的人,就回赠给等量或者超量的关心。至于立场,除了朋友,也就只剩朋友。喜欢她的人,需要的却不是这样的等价回馈,她给不出所谓的恋人之间的关心,没有占有欲没有嫉妒没有吃醋没有任何一切只有在恋人之间才会存在的感情。


“我记得,你说,大学最后一年交了个特别的恋人。”妮可突然出声,死死的盯着希,“你们,交往了整整一年。”“......恩,不过,依然分手了。”“为什么分手?你提的对不对?还有,你从来不跟我说她是谁,因为认识对不对?”希显得有点不耐烦,“有什么问题吗,反正都分手了。这种事情,很重要吗?”“你是觉得愧疚对不对?因为你付出不了和她一样的感情。你害怕最终分手会变成陌路人,所以你才主动分手。你不敢面对她,但是又不想失去她,你想重新回到朋友的身份......”妮可想着那段时间希的异常,慢慢的让自己去靠近那种心情,一句句的重复出来,很快锐利的目光重新钉在了希的身上,“是绘里对不对!你当时是和绘里交往的!你故意的,全都是你故意的。”揪住了希的领子,拉近距离,手在颤抖,“你把她的记忆封住了,利用了催眠,你故意的,你果然是故意的。”


我没有错......


“难得有空,希给我占卜一下?”“怎么这么突然?那,咱就给绘里里占卜一下恋爱运好了~嘿嘿。”“哦哦哦!大吉!不要犹豫的去告白吧!绝对没问题!”“那么,从今天开始,希就是我的了。”


“希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待在我身边。”


“害怕不平衡的话,就当成义务来做。拒绝所有和我冲突的安排,回绝所有不安好心的邀请,永远把我放在心里的第一位。”


我真的没有错......


曾经赞叹不已的蓝眼睛,变得躲避不及。盛满了无法理解的感情,拒绝不能的靠近,理所当然的在一起,沉重的砝码超过了天平的称量限度,开始惶恐不安,开始退缩不前,开始排斥。


如果这样下去,还不如回到最开始的时候。


“我,不适合谈恋爱。”


丢下了这样的话,像是逃跑一样的走了。


“笨蛋。”妮可看似专注的盯着外面的天空,“那个家伙,好像快想起来了。你以为,凭你那个半吊子,能维持一辈子么。”






绘里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阔别了两年的街道,在漫步中,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是什么呢,这样的感觉。是记忆的话,太过模糊,不是的话,又说不出来。


曾经似乎也走过这样的一条路。


身边有着另外一个人。


可是,不论是自己的记忆,还是莫名多出来的记忆,都没有这样的画面。


茫然的抬起头,车来人往的十字路口,没有人会驻足不前,除了她。天旋地转,她到底是要去哪里,又是从哪里来,哪一点是真实,哪一点又是虚幻。失去了焦点的瞳孔渐渐的聚集在一点,即使相隔了再远,依然能够一眼认出来的人。


好像也被希看到了,开心的朝着自己挥了挥手。


一步两步三步,三步两步一步。


“呀,真是spiritual~居然会在这里碰到绘里里。”


不是意外。想要这么反驳,是我看到你的。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能第一个跟你汇合。


诶,明明不是.....恋人?


“绘里里?”举手在绘里眼前晃了晃,希故意夸张的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走神,咱可是很心累的啊。”


微微一笑,牵住了尚未垂下的手,绘里的眼中终于再没有了迷惑,“以后都不会了。既然碰到了,就一起走吧。”


“那,走吧。”觉得哪里不对了,但是说不出来。希带着疑惑转身向前走。


原来并不是别人的记忆,而是自己的。也没有未来,只是幻想中的后续。但是,既然想起来了,那么,未来就一定是理想中的样子。绝对,不会,再有意外了。


你躲不掉的,希。


你是,属于我的。


———————————————————————————————


请叫我意识流小能手。【炸毛】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奇怪的走向!我特么连tag都不敢打了啊喂!什么情况!明明是非he的相视一笑结束,结果变成了黑化向是要有多可怕!


我果然还是适合去写我的普通脑洞。【手动再见

第一次去就抽到了本命,真是太幸運了!

[ことうみ/海鳥]美人魚

雖然有點難過但是文章的感覺好喜歡。

君の笑顏は120円。:

美人魚。


真是好看的美人魚啊,園田さん這麼想。


遠道而來的賓客,帶來了這樣珍貴的禮物,園田家的聲望真不是一般的呢。


「真正的海盜從來不搶別人的東西,而是給予他人」園田依稀記得爺爺這麼說,「海未,要記住啊」


但是這話對於園田さん來說,似乎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


園田家早就已經離開了海,離開了曾經他們賴以生存的大海。「海未——ちゃん,我們不再是海上的人了」


「我們不再是海盜了,海未ちゃん」媽媽摸摸她的頭,「成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吧,不要去做那些可怕的事情了」




美人魚。


真是好看的美人魚啊,她會說話嗎?


「園田家,至少是以前有名的海盜家族——祖上有著很深的交情」來賓這樣解釋,「所以父親臨終前託付給我,一定要把這條美人魚送給有救命之恩的園田家」


「真是見外啊,你」


園田さん坐在一邊不說話。呆滯地看著父親和來自絢瀨家的來客的互相讚美。


「怎麼說好呢,海未ちゃん真是長大了啊,變得更加像是成熟女性了呢」


「誇獎了」父親說。


「也是呢,如大海一樣的海未ちゃん,絕對不可以加入那樣的混亂的世界裡去」來賓說,「女孩子就應該保護起來。我很讚同你」


「哈哈」父親說。




美人魚。


真是好看的美人魚啊,為什麼在哭呢?


「你的名字是?」


「……」


「你很難過嗎?」


「……」


「你聽得見我嗎?」


「……」


「………………。」


「……………………………………海、未」


「……?!」


「————う、み」美人魚用『那樣』的目光看著園田さん。


「……………………?!!」


「………………そ、の、だ」她吃力地發出這些音節,「——そ、そのだ——」


園田さん看她吃力地回想著她的名字,作弊地用嘴型提示了她。


「う、み。」


美人魚說:


「……………………園田………………海未。……」




美人魚。


真是好看的美人魚啊,她的名字是?


園田さん發現她是聽得懂自己的話的,但是要發出聲音來,還是一個艱難的歷程。「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是——」


然後對話總是在這裡就戛然而止了。


園田さん想,果然還是不能怪她。而且我本身也是陌生人,還把她養在這樣的魚缸里……


園田さん很愧疚。


不過這樣一來,園田さん也不再寂寞了。她發現那傢伙的眼神是她從沒見過的那種眼神。


園田不知道怎麼跟別人解釋:「是那種的、那種的……好像已經認識我很久的那種……那種……」


園田さん不知道怎麼解釋。


是那種……是那種…………………………。


是那種『太好了、見到你了』的眼神。




美人魚。


真是好看的美人魚啊,她從哪裡來?


「你是從哪裡來的?」園田問。


「——————う、うみ……」


園田さん下意識地以為她在喊自己的名字。不過很快就反應回來了。『自作多情真討厭啊』這麼譴責了自己。


「你想回去嗎?」


美人魚搖搖頭。


「為什麼?你不恨我們嗎?把你抓到這樣的地方來?」


美人魚搖搖頭。


「……為什麼?」


美人魚搖搖頭。


「………………………………。你在安慰我?」


美人魚搖搖頭后,繼續用那樣的眼神看著她。


「……」


「我、喜歡うみ(大海)」美人魚用那樣的眼神看著園田さん,「我喜歡,うみ」


…………園田さん離開了魚缸。『那傢伙為什麼要說兩遍呢?』


『啊,果然是在安慰我吧。她一定很想要,回到大海』




美人魚。


真是好看的美人魚啊,我們走吧?


把她帶到海邊倒是折騰了很長時間。


這種事情被父親母親看到一定會被罵的,所以只能晚上做了。


「這種帶輪子的魚缸,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園田這麼自言自語,她望向美人魚的眼睛。


用強烈的痛苦的眼神望著她的,那雙眼睛。


「你不用再難過了,我馬上會帶你回去的」園田摸摸魚缸,美人魚也把自己的手掌貼上……


……好像能夠彼此相握一樣。


不過是好像了。


「走吧,你能夠回到的那個、うみ(大海)」


美人魚搖搖頭。


「不、我不要、這個、うみ。」














人類。


真是好看的人類啊,父親絕對不會允許我的吧。


我是不可能變成人類的,是這樣的吧。




暴風雨。暴風雨。人類。大海。


看起來還活著呢,這人類。——哇,衣服上有名字呢。


「園田、海未……」我念出來,「明明差點被大海斷送了性命,卻有著大海的名字」


……看起來是個溫柔的傢伙呢。


「南さん?」走過來的螃蟹問我,「啊,這是人類啊。南さん你可不能——!」


「我知道啦」我說。


「而且不能被發現啊,南さん,你還是盡快回去吧——這個人類的話,我會處理掉的」


「?!」我阻止它,「不行!她還不知道我存在,不要處理掉!」


「那麼南さん你快回去吧!」它說,「我不會做什麼的,不要那樣看著我了啊!」


「有人來了!」


……金髮的、好看的女孩子。




大海。


平靜的、溫柔的大海。


我看著有著海的名字的那個人,被美麗的金髮少女喚醒。


那個少女也是剛剛醒來的吧。


除此之外,她們兩個醒來之後,一起去救了其他在岸上橫七豎八地躺著的船員們。


——啊,是啊,救起他們花了我不少力氣呢。他們這些船員的衣服上都寫著大大的『絢瀨』兩個字。估計是什麼公司吧。


救了很多人,我沒有被發現。


我很滿足。




人類。


真是好看的人類啊,還能再見面嗎?


「可以的」女巫對我說。


「完全可以,你需要的——是『相遇的機會』」女巫對我說。


「完全可以,親愛的ことり」女巫對我說,「用你發聲的能力與我交換吧」


「用你的聲音與我交換『命運的相遇』吧」














美人魚。


真是好看的美人魚啊,為什麼在哭呢?


園田さん把她放進了大海,但是她卻不願意離開。


「為什麼?為什麼不走呢?」園田問,「你不是那麼喜歡著うみ(大海)的嗎?」


「不、——不、不是的」她吃力地發出那幾個音節。


「?」


「我、我……」


「…………」


「我、我啊………………」


「……。……」


「我、喜歡うみ(海未)」她說,「我喜歡、うみ」




美人魚。


……………………。










人類。


真是狠心的人類啊。如果我可以留在她身邊的話,也許總有一天,還有可能能夠說出完整的這句話。


這樣的機會也被大海斷送了。


已經沒有機會說出『這句話』了。


我、喜歡園田海未。


私そのだうみのことが、すき。


私 そのだ(園田)うみ(海未) のこと が、すき。


















我還能用什麼來交換『相遇的機會』呢?


「完全可以,ことりちゃん」女巫說,「用你心裡那份『喜歡』的感情來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