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3981@小熤

泰尼一生推。楠條繪希一生推。くっすん我愛妳。---繪畫練習中

【绘希】错觉的十字路口

嗷嗷~很喜歡呢!因為害怕而逃避,看到最後才發現被虐的是繪里,本來還以為繪里發生什麼事失去記憶了......

暗夜雨至·TFR:

    和歌无关,纯属偷懒。


———————————————————————————————


     希要搬家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绘里还在忙着似乎看不到尽头的审稿工作,妮可不耐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是在北海道冻傻了么,回到东京跟不上节奏了?让你去帮忙搬家。”“啊,不是,不过,妮可你呢?”“妮可当然是要享受难得的假日了啊nico ~”“说白了就是想偷懒啊......”“哈, 好意思讲!这两年可都是妮可我替那家伙忙前忙后的,怎么说都该换班了啊换班!挚友也是需要轮休的!更何况,你可是希心里排第一的挚友,嘛虽然现在应该在妮可之后了,不过也不用气馁啊,现在就是给你机会把排名升回去啊。”“......那还真是谢谢了。”


    跟妮可胡扯了几句,合上电话,对着工作也没有什么心情了。绘里想着那个紫发的友人,不自觉的就弯起了嘴角。从大学毕业之后,真的是很久没有见过了。应聘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分到了北海道,远离了东京和所有的朋友,可能还真的就像妮可说的,被冻傻了吧。


居然会梦到那种事情。


绘里整个人缩进椅子里,双手捂住脸。


希......




“啊↗↘ 咱不行了,咱要休息一下。”希趴在沙发上抱着靠枕,死活不抬头,表示自己绝对不起来的决心。绘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地上大半还散乱着纸箱,摇了摇头,“希,你平均干五分钟的事就要歇十分钟,这样下去,你今天晚上是打算睡在沙发上么?”“呜哇,绘里里欺负人QAQ”希翻了个身,紧紧抱着靠枕,眼泪汪汪的看着绘里,“一回来就欺负咱。”


“我哪里欺负你了啊。”


“明明一直都在欺负我。”


从恍神中清醒过来,看到希坐了起来,略带点担忧的看着她。绘里眨了眨眼,试图看的更清楚一点。原来是幻觉啊。朝着希抱歉的笑笑,自然的俯身靠过去,想说点什么,目光却不知为何停在了唇边。


想亲上去。


“嗷,”绘里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清醒过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罪魁祸首反而大方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乖哦~”“希你干嘛弹我脑门。”“谁叫绘里里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走神了两次啊。咱只是让你更清醒一点。不然万一整理东西的时候一时失手要怎么办哦。”“嗨嗨,我知道我比你的东西廉价。”“呃,绘里里你什么时候学会反讽了。呜,居然学坏了,咱真是好伤心啊~”“不要用这种家门不幸的语气,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喜欢玩占卜的神棍长辈。”“噫,咱的占卜明明那么准的,才不是神棍咧!高中的时候占卜你三年没有恋人,结果是真的吧!”“你那时候还说一个月内会有不好的事呢,怎么就没成真呢?”“你这个人你这个人,怎么就记着不好的地方了呢。大学的时候......”


“怎么了?”一来一回惹得绘里兴致起了,希的突然卡壳,反而有点奇怪,“大学的时候怎么了?恩,大学有替我占卜过吗?我不记得了。”大学那些日子都变成了模糊的影子,虽然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却也没有那么清晰了。希的神色忽然变得怀念起来,绘里心里一突,她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吗?希正色的看向绘里,严肃的说:“咱也不记得了。”“......希!”感觉自己被耍了。“嘛嘛,别生气吗,咱就是那么一卡壳,想说什么都忘记了,只好装装严肃混过这个话题。”“你啊。 ”


绘里突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接下来是什么呢?


啊,对。然后自己就会顺势抱上去,希靠在自己怀里,两个人可以不说话待上一个下午。


“啪。”清脆的响指声,拉回了绘里的注意力。希仔细的看了看绘里的脸色,摸了摸她的额头,“真的,没事吗?你今天已经走神很多次了。是不是因为刚回来还没调整好?说过很多次的吧,绘里里啊,就是喜欢勉强自己呢。”“没事。”露出了笑容,有些事情,只要自己知道就好。


毕竟,突然之间多了另一个自己的记忆这种事,谁都不会相信的吧。




总算是帮希收拾好了大半,婉拒了一起吃饭的邀请,绘里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太阳已经一半都在地平线下,有些路灯也早早的就开始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开始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静静的走在路上,没有打扰的。记得也是这样很普通的一天,脑海里突然多了另一份记忆,和自己的生活有着关键的不一样的地方的记忆。


她和希是恋人。


从大学开始,直到步入社会。


慢慢的学会相互容忍,相互适应,相互扶持。


看得多了,想的多了,就会开始迷惑,为什么这里的自己没有和希在一起呢?会喜欢上,才是应该的吧。因为那个是希啊,没有人会不喜欢的吧。可是,她们也确实只是挚友,还是两年没见的挚友。记忆中的那份感情,和自己的想法,已经快要弄不清楚了。甚至,连现实和记忆都快要分不清了。


今天和希待在一起那么久,才明白,已经无所谓分不分得清了。


如同彻底的陷入了封闭的怪圈,她出不来了。






“我说啊,难得妮可抽时间陪你出来,你就这么一副死样子给我看?”嫌弃的看着希的颓废脸,妮可不满的抱怨。“没办法嘛,昨天一不小心就通宵了。恩,下次一定注意。”希正色的说着。“呵,相信你才有鬼。”妮可撇嘴,“我说,你真打算跟你的电脑相亲相爱,贯彻不婚不爱主义到底了?”希眨了眨眼,“不好吗?反正交往了还要分手,结婚了还要离婚,还是咱的电脑好啊~”“为什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就特别想打人呢,虽然是这个理,但是怎么看都是歪理吧。”“没关系,没关系,歪理也是理嘛。”


妮可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希,直到看到她不自在为止。“妮可亲,你还真是......”希叹了口气,作投降状,“咱也不是没试过啊。你也知道,大学开始,咱也交往过不少人。男生有,女生有,但是,真的没办法。咱啊,没有爱人的能力。”妮可皱着眉灌了半杯可乐。眼前这个家伙幼年时的经历,不是光是让她更加早熟而已。在亲情和友情上面一次次努力,一次次失望,一次次付出,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自己和别人之间立下高墙。不是绘里,不是缪斯,现在的东条希,可能连友情都没有。


而爱情?她根本就不懂。心里放上了一架天平,对自己好的人,就回赠给等量或者超量的关心。至于立场,除了朋友,也就只剩朋友。喜欢她的人,需要的却不是这样的等价回馈,她给不出所谓的恋人之间的关心,没有占有欲没有嫉妒没有吃醋没有任何一切只有在恋人之间才会存在的感情。


“我记得,你说,大学最后一年交了个特别的恋人。”妮可突然出声,死死的盯着希,“你们,交往了整整一年。”“......恩,不过,依然分手了。”“为什么分手?你提的对不对?还有,你从来不跟我说她是谁,因为认识对不对?”希显得有点不耐烦,“有什么问题吗,反正都分手了。这种事情,很重要吗?”“你是觉得愧疚对不对?因为你付出不了和她一样的感情。你害怕最终分手会变成陌路人,所以你才主动分手。你不敢面对她,但是又不想失去她,你想重新回到朋友的身份......”妮可想着那段时间希的异常,慢慢的让自己去靠近那种心情,一句句的重复出来,很快锐利的目光重新钉在了希的身上,“是绘里对不对!你当时是和绘里交往的!你故意的,全都是你故意的。”揪住了希的领子,拉近距离,手在颤抖,“你把她的记忆封住了,利用了催眠,你故意的,你果然是故意的。”


我没有错......


“难得有空,希给我占卜一下?”“怎么这么突然?那,咱就给绘里里占卜一下恋爱运好了~嘿嘿。”“哦哦哦!大吉!不要犹豫的去告白吧!绝对没问题!”“那么,从今天开始,希就是我的了。”


“希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待在我身边。”


“害怕不平衡的话,就当成义务来做。拒绝所有和我冲突的安排,回绝所有不安好心的邀请,永远把我放在心里的第一位。”


我真的没有错......


曾经赞叹不已的蓝眼睛,变得躲避不及。盛满了无法理解的感情,拒绝不能的靠近,理所当然的在一起,沉重的砝码超过了天平的称量限度,开始惶恐不安,开始退缩不前,开始排斥。


如果这样下去,还不如回到最开始的时候。


“我,不适合谈恋爱。”


丢下了这样的话,像是逃跑一样的走了。


“笨蛋。”妮可看似专注的盯着外面的天空,“那个家伙,好像快想起来了。你以为,凭你那个半吊子,能维持一辈子么。”






绘里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阔别了两年的街道,在漫步中,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是什么呢,这样的感觉。是记忆的话,太过模糊,不是的话,又说不出来。


曾经似乎也走过这样的一条路。


身边有着另外一个人。


可是,不论是自己的记忆,还是莫名多出来的记忆,都没有这样的画面。


茫然的抬起头,车来人往的十字路口,没有人会驻足不前,除了她。天旋地转,她到底是要去哪里,又是从哪里来,哪一点是真实,哪一点又是虚幻。失去了焦点的瞳孔渐渐的聚集在一点,即使相隔了再远,依然能够一眼认出来的人。


好像也被希看到了,开心的朝着自己挥了挥手。


一步两步三步,三步两步一步。


“呀,真是spiritual~居然会在这里碰到绘里里。”


不是意外。想要这么反驳,是我看到你的。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能第一个跟你汇合。


诶,明明不是.....恋人?


“绘里里?”举手在绘里眼前晃了晃,希故意夸张的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走神,咱可是很心累的啊。”


微微一笑,牵住了尚未垂下的手,绘里的眼中终于再没有了迷惑,“以后都不会了。既然碰到了,就一起走吧。”


“那,走吧。”觉得哪里不对了,但是说不出来。希带着疑惑转身向前走。


原来并不是别人的记忆,而是自己的。也没有未来,只是幻想中的后续。但是,既然想起来了,那么,未来就一定是理想中的样子。绝对,不会,再有意外了。


你躲不掉的,希。


你是,属于我的。


———————————————————————————————


请叫我意识流小能手。【炸毛】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奇怪的走向!我特么连tag都不敢打了啊喂!什么情况!明明是非he的相视一笑结束,结果变成了黑化向是要有多可怕!


我果然还是适合去写我的普通脑洞。【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74)

  1. 暖心3981@小熤暗夜雨至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很喜歡呢!因為害怕而逃避,看到最後才發現被虐的是繪里,本來還以為繪里發生什麼事失去記憶了...